苍离

一些神种子,第二个种子用伊甸有惊喜,都是AB+

近期的猪猪九qwq、用以撒tag可以吗x

最近的一局欧洲犹大,来认认道具~

一个完成度极低画面极其粗糙的猹quq

是刚玩以撒(朋友的全成就)时的配置,怀念这个超级帅的犹大w

摸了一个犹大qwq无水印勿转
By六无梦

这俩……我大概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5.5云雀恭弥生日贺

5·5云雀生贺,祝委员长17岁生日快乐!
年前设定,小学生文笔哭晕
隐藏初雾云,甜,绝对甜
没想好题目,就叫普通的一天吧xxx
食用愉快
by:无良作者苍离
这天一如往常,并不算刺眼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云豆站在窗台上顺毛,时不时发出愉悦的叫声。云雀从睡梦中醒来,走到铺满昨晚未完成的文件的桌边坐下,又是普通的一天。
不,似乎有什么不普通,平时便喧闹无比的草食动物群聚者们似乎更加嘈杂。忍无可忍的云雀将门打开,喧闹声却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戛然而止,取代的是草食动物像迎接室里投来的目光。
“吃错了药”简单地下了个定义后,云雀亮了亮手中的拐子,草食动物们便一哄而散。
索然无味地批阅着公文,成为守护者后,云雀的应接室便变成了办公室——当然也有自己的云宅,只不过有时为了方便会在工作之后顺便在这里住一晚。凭借着对母校的热爱,云雀听到了那逐渐变大的声音,是并中的校歌——“绿意盎然的并盛中,不大不小,中庸正好”风纪委员们浑厚的声音与云豆稚嫩的嗓音混合在一起。看了一眼日历,发现今天是并中校庆日,云雀放下手中的笔,打了个哈欠决定今天给自己放放假,披上带有鲜红袖章的外套,云雀开始了对校内的巡查。
走在校园里边察觉到了一直跟随着自己的目光,时快时慢,却一直紧跟着。厌烦于被人所控制,云雀向前跑了几步后便猛地回头,犀利的目光在见到来者后变得温和,收回蓄势待发的钢拐,云雀蹲了下来,对对面的小猫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瓜——岚守的匣兵器。对他的主人十分不待见却意外与云雀很处得来——它的嘴里似乎叼着什么东西。云雀将它取下,是个紫色的礼物盒。
打开它,里面是个小黄鸟的挂坠——与云豆有几分相像。然后调出来的是一张小纸条,岚守的笔迹——“那什么,要不是十代目的命令,我才不会送你这个......生日快乐,以后要时刻跟随十代目!”嘲笑了一声忠犬的愚蠢,云雀想起今天同样是自己的生日,将挂坠往手机上一扣,云雀摸了摸在一旁打滚的瓜,暗说以后要往你主人脸上再多抓几次,便起身继续向前。
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碰到了正在商讨事情的草食三人组,被云雀看到后似乎有些紧张,还是山本先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云雀啊,生日快乐,这个是你最喜欢的寿司,作为礼物,不要嫌弃啊哈哈。”一旁从废柴变成家族首领成长了不少却仍对云雀有所畏惧的泽田纲吉也拿出了自己准备的东西:“虽然觉得学长可能不会收,但还是祝前辈生日快乐!”瞥了一眼无比热情的二人,云雀抱着手臂站在一边:“我不会收草食动物的礼物,还有,公然群聚,你们是希望被咬杀吗?”一只对云雀报以怒视的隼人立马炸毛:“竟然敢小瞧十代目!我就说不该给这家伙准备礼物!!”看着跟着自己走过来的瓜跳到狱寺脸上不停地挠,云雀心情好了不少。“寿司就给这只猫吧,有闲心准备礼物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不被我咬杀!”劲风一起,天花板上多出了三个人形的洞。看着泽田掉落的《凤梨烹制手法》鬼使神差竟拿了起来。“凤梨......说起来,好久没见那家伙了。”晃晃头让这想法消失,云雀决定回自己的云宅,要不然不知道还会碰到多少草食动物。
路上碰到了库洛姆,内向的少女看到云雀便跑了过来,从怀里的包中拿出了一个盒子,腼腆地递到云雀的手中。向来不对女生发火的云雀伸手接下,听到对方小声的“云之人......祝你生日快乐......那个,这个请回家后再打开。”说罢礼貌地鞠了一躬,小跑着去往了并中的方向。
将库洛姆转到并中读书后,少女的性格逐渐变得开朗。穿着云雀给她的白色校服显出了一种清纯的感觉。但那个蓝色的凤梨头......云雀看了看远处,决定还是收下。
对着手上的雾之戒指,云雀脸上是大写的懵逼。除了少女准备的礼物之外,盒子里还装了这么一个东西。“所以说为什么把雾戒给我?”突然,右手中指上的云戒与掌中的雾戒发出了共鸣,靛紫色的火焰凭空出现,逐渐变成了两个逝去多年的人。
“群聚”挥出的拐子被轻易拦下。Aloudi的表情依旧淡漠。一旁的斯佩多“nufufu”地笑了起来。“十代的云守小鬼,别这么生气嘛,我们也是来祝你生日快乐的哦。”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无言之中。Aloudi送出的是一个银制手铐,是自己贴身的那一种,斯佩多则是一张印有方块A的扑克,并贴心地附上解说:“这是当初对你用的那张哦,要是走投无路就用上吧nufufu,会有奇效。”“不会有那一天。”云雀接过爷爷辈们的礼物,“你们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二人再次对视,百年来的千言万语却在这半秒内化成了一句相同的话:“我想说的,他早已明白/我想说的,他早就知道了呢nufufu”相顾无言。斯佩多拿出怀表看了看:“该走了呢,时间差不多了。”Aloudi点点头,双色火焰再次燃起,二人消失在桌前。
云雀看着他们留下的东西,心中突然有一阵期待。
“ 还有,最后那是什么意思,什么时间到了?”正这样想着,突然响了几声门铃,草壁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出来:“委员长,好像有快递到了。”
“文件吗。”云雀拉开门,看见站在外面的穿着制服帽檐压得遮住双眼的快递小哥手上抱着一个很大的箱子。“请签收,云雀恭弥先生。”阴影下的嘴角似乎勾了起来,云雀愣了几秒,抄起拐子就抽了上去。意料之中被利器挡住,男人熟悉的笑声传了出来:“kufufu,真不愧是恭弥”
“你还知道回来!?”快递箱子,不,其实是装着蛋糕的箱子掉在桌上,六道骸戴着白手套的手将云雀揽入怀中,温柔的呼吸尽数打在耳边,许久未见却永远忘不了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恭弥,生日快乐。”
------------------------------分 割 线~~-------------------------
门外草丛里排成一排的草食动物:
“快让我们进去,蛋糕你们不吃我们吃啊!”流口水
“白痴贝尔前辈,没送的礼物怎么办?”
“xixixi~蠢青蛙,寄快递好了。”扔刀子
“要不堆门口吧” 探头
“boss,我们要继续看下去吗” 弱弱的问
“看,必须滴!” 抹鼻血


以前的一篇圣诞贺文,这里来一发


《歌颂神明的钟声》

甜向,文笔不好轻拍

cp:六道骸x云雀恭弥

by:苍离
“六道骸......”云雀黑着脸看着屋里的这一切。因为受不了彭格列所谓的圣诞节活动所以翘班回家的云雀一打开门就被亮瞎了眼,“这是什么!?”
“kufufu今天可是圣诞节哦!”六道骸从硕大的圣诞树后走了出来,居然还穿着圣诞装,“怎么样,这可是出狱后第一次过圣诞节,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了!”
......况且还是和小麻雀一起过,某凤梨的脑内如是说。
“......我当然知道是圣诞节”一路上被草食动物一把鼻涕一把泪眼泪地“不要走留下来过圣诞节吧骸都跑了前辈你要再走了我这个boss的颜面往哪搁”连环轰炸好不容易挣脱,云雀已经对圣诞节无比的烦躁,回来看到满屋子的圣诞老人画像啊、铃铛啊、礼物盒啊简直是气不打一出来。特别是那个顶上还有一颗上山发亮的星星的圣诞树,以及成精的凤梨,云雀顿时想咬死那个叫圣诞老人的人了。
“圣诞节啊......”云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正在上下忙活六道骸说,“那是不是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凤梨叶子抖了抖,六道骸转过头,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一般赶紧往旁边一跳。立马闪现出三叉戟。
与此同时,六道骸刚刚所占的地方已经被飞来的钢拐摧毁,骸有些凄凉的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圣诞树被暴力摧毁,来不及心痛就挥动三叉戟抵御如水流般不绝的猛击。
云雀刚将拐子扔出手就冲到了六道骸身前,无处发泄的怒火自然而然地倾泻在六道骸身上。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也许是多年来的默契,双方所有的招数都被对方深谙于心,也只有这个时候,云雀才是最享受的。
经历过无数次对方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打的六道骸也是立马进入状态,用三叉戟控制住一只拐子,另一手又幻化出一把略短的三叉戟向云雀袭去:“kufufu,这种性格还是没改呢,不过想打的话,我随时奉陪哟。”云雀用另一只拐子挡住了攻击,右手顺势一带,就将距离分离开:“你这种轻浮的性格也该改改了,就在这里咬死你吧。”
钢拐与三叉戟反射着银色的光芒,而人的速度快的看不清。带起嗖嗖的风声,二人却如起舞一般,配合得天衣无缝。
也不知过了多久,午夜的钟声敲了十二下,纵是体力如此之好的两人经历这么高强度的打斗也有些精疲力竭。武器被随手扔在地上,碰撞发出“叮,当”的响声,六道骸和云雀躺在地毯上,望着天花板上垂下的一颗金色的星星,想继续却又懒得起来,只好支撑着身体缓缓踱步到卧室,准备洗洗睡。
云雀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卧室里的浴室中传来哗哗的水声,云雀也懒得把六道骸赶出去,一是因为累的不行,在一个就是在和六道骸大的过程中心情似乎变好了那么一点。云雀就是这样,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就会十分兴奋想挑战,而愿意与之打的,也只有六道骸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外人看来如此水火不容却看似十分融洽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原因了吧。云雀想着,勾了勾嘴角,意识渐渐模糊。隐约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再就是一个蓝色的家伙走了出来,似乎是记起了什么东西一般出去了。在然后......终于沉受不住瞌睡虫的诱惑,云雀终于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天明,云豆在窗台上唱歌的时候,云雀缓缓地醒来。身上被盖了一层被子,并被以舒适的姿势放置着,一夜都很安稳。只不过......这是什么
云雀无语地看着床头悬挂在墙上的......红袜子。原来昨晚奇异的味道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在看到一旁睡得十分香甜的蓝色凤梨,心里想着这家伙即使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好奇心驱使下,云雀打开了那个袜子。
没想到袜子里面又是一层袜子,云雀强忍着怒火继续拆了下去,直到第十八层......云雀撤底黑了脸,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厚,终于,一张小纸条掉了出来。
“圣诞老头儿,这是我此生的愿望,要是实现不了你就去轮回吧kufufu”这货写纸条都要带上口癖吗......云雀将小纸条展开,他有点好奇这个凤梨此生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六世的运气耗在了与他—我的云雀恭弥相见,素来不信神的我开始相信命运了呢。圣诞节到了,如果这份运气可以持续的话,再轮回六世也在所不辞。”
署名六道骸
云雀拿着这一张不起眼的小纸,在柔和的阳光下浅浅地笑着。身后的六道骸已不知不觉地睁开眼睛,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红色身影。
彭格列庆祝节日的钟声已然响起,像是歌颂着伟大的神明,又想是对未来的美好生活的期盼,一下一下,悠远而深长。